監獄風云同名小說 公認好看的都市小說

作者: 賀弘  2020-11-19 10:32 [93xfzy玖玖資源站]:www.apzhengyao.com

狂看書坊

  那一年我二十二歲,一個迷茫的年紀,可是比這更迷茫的是我剛畢業就失業,我爸病倒下了,我的女朋友跟人跑了。

  畢業后,我和女友多次尋工作無果,便一起到了一家寵物店打工,一個月前,發現她給寵物洗澡洗到了客戶的床上,苦苦挽回不了后,我流著淚無奈的接受了現實的殘忍。

  在寵物店,我每天都過得很苦逼,工資低老板兇同事踩。直到有一天,我遇到了那個對我恨之入骨后來卻把我拉進女子監獄工作的女人。

  她之所以恨我入骨,是因為我趁她喝醉動了她。

  故事開始的那天,我照例是上著班,打掃完一片狼藉的寵物店,走出店門口,在隔壁便利店買了一包五塊錢的軟白沙,疲憊的靠著墻點了一支煙。活著沒有盼頭,想死更沒有理由。曾經的理想都見鬼去了,每一天過得像行尸走肉。

  店門口的臺階上,一字排開坐了一行人,有老有少,有男有女。有個白嫩的小蘿莉,全身汗津津的,bra在校服下若隱若現。青春,真可愛青春。

  我叼著煙看著那個小蘿莉,她一邊打電話,一邊眨巴眨巴眼睛看我,然后看向路邊。我又抽了兩口煙,一部寶馬停在路邊,小蘿莉走過去,青春,真可愛青春。

  小蘿莉開了寶馬車的門上車,開車的是一個戴墨鏡的禿頂大叔,大叔抱住了小蘿莉,黑黝黝的手伸向了小蘿莉。

  我在心里罵,禽獸。

  苦逼啊,我悟了,這個紙醉金迷的花花都市,并不是一個農村孩子的天堂。

  “張小帆,干嘛呢?是不是又偷懶?”一個粗里粗氣的聲音將我從沉思中驚醒。

  一扭頭,店長何花,老板是她干爹,我們叫她花姐,正怒目冷對著我。

  我把煙頭丟掉,奴顏媚骨的問:“花姐有什么吩咐。”

  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頭。

  “我在店里忙得要死,你倒是閑的很,躲在這里偷懶抽煙,沒點上進心,難怪你女朋友跟有錢人跑了。”

  看著她上下開合的兩片薄薄殷紅嘴唇,我已經在心里把它罵了一百遍。

  女友的出軌對我打擊無疑是巨大的,偏偏每天來上班還要受到店長的好心提醒:這點事都干不好,難怪你女朋友跟人跑了!給狗洗澡都不會洗,難怪你女朋友跟人跑了!拖地都拖不干凈,難怪你女朋友跟人跑了。

  我女朋友跟人跑了,跟拖地干不干凈有毛線關系。

  “有個客戶打電話來,要我們上門給它寵物洗澡!手腳利索點!”她把服務單塞給我。

  在這家絕望的寵物店,做著絕望的工作,領著著絕望的工資,老板心眼太多,手下心眼太少;加薪是個童話,加班才是現階段的基本國情。

  行,干脆就辭職吧。咬咬牙想半天。唉,還是算了,等找到新工作再說。

  拿著服務單,我到了那個很豪華的小區,經過了保安的兩層盤問,找到了客戶的門前。

  門開了,我一愣,一個漂亮的美女,一套名貴絲制睡衣,頭發性感的披散著,身材高挑,豐滿,成熟中帶著一股子媚勁,隨便看上一眼都會動壞的念頭。一股酒味和著她身上的體香味撲面而來。

  我一身臟兮兮的工作服,手拿著洗寵物的盆等洗具用品,站在她面前,莫名涌起一陣自卑,自卑到塵埃里去,開出一朵爛菊花來。我低聲跟她說我是寵物店的員工。

  “打了三天的電話,到現在才來,你們寵物店什么服務態度?”她盯著我抱怨道,那雙眼睛,嫵媚卻又凌厲逼人。

  我低聲道歉:“不好意思,小姐,我們最近這段時間比較忙,店里也缺人手。”

  “你把鞋子換了,那只貓在廚房,你自己進去找。”她鄙夷的看著我的臟鞋子,用命令的語氣。

  換上了拖鞋,我進了她家,她家裝修華麗,高端大氣,巨幕墻壁電視,大沙發上有一套潔白的婚紗,茶桌上一些吃的,還有一瓶喝了一大半的洋酒。

  走進廚房,廚具上有好幾個麥當勞的外賣紙袋,在那個豪華的大廚房角落,一只白色博美犬正在吃麥當勞雞翅,這世道,狗都吃得比我好。

  我等它吃飽,抱過來,看著狗盤子里吃剩的兩個雞翅,我咽了咽口水,是到了晚飯的時間了。抱著它進了衛生間,開始給小狗洗澡。

  那個女的在客廳,打電話和她男朋友吵架:“你把你的狐貍貓給我弄走,不然我把它送給獸醫。你要搞清楚,這是我家不是你家。抱歉,我不可能原諒你。你外面漂亮女人多的是,你愿意和誰結都行,別再找我!”

  我偷偷往大廳瞥了一眼,她把手機往沙發一扔,拿起酒瓶子喝了幾口。

  又是個為情所困的。

  她突然扭頭過來看我,犀利的目光咄咄逼人,嚇得我急忙低頭繼續給小狗吹干。

  “那個獸醫,那個獸醫!”她在叫我。

  “什么事?”我心里很不舒服,我和女友都是學心理學的,這個冷門專業很難找工作,一天應聘遇到了我們寵物店老板,說你們學心理學是醫學,我們搞獸醫的也是醫學,差不多都是一樣的。我們老板太有才了。

  我洗手,走出來問她什么事。

  “有煙嗎?”

  “有。”

  “給我一支。”她的聲音不對勁。

  我走過去,從褲兜里掏出軟白沙,把煙遞給她,她伸手過來接煙,我心里咯噔一下,煙掉在了地上,她的眼圈紅紅的有些腫,原本明亮的眼珠子里有血絲,明顯是剛哭過。

  我趕緊把視線移開不敢看她。

  煙掉在地上了,我急忙又拿出一支煙給她,她接了過去:“打火機。”

  我給她點上。

  她的手上,有一條很長很深的傷疤,新傷,血跡還不是很干,另外一只手,也有一樣的一條傷疤。

  我跟她說我干完活了,意思就是叫她付錢。

  她不說話,一直看著手機發著短信抽煙,我不敢坐下,怕弄臟了沙發。

  我看著她,靚麗豐滿,胸脯圓滾,渾身雪白,禁不住咽了咽口水。

  差不多抽完了一支煙,她把煙頭往地板上一扔,說:“什么煙那么難抽!”

  我心里一股火氣,要是有錢的話,誰愿意抽五塊錢的煙,我不高興的說:“要么你就別抽,抽了就別嫌。”

  她瞪著我,我不敢和她對視,把視線移開了。

  “貓洗好了?”她問我。

  我說洗好了。不知道她為什么叫那只博美犬是貓。

  “我。去拿錢給你。”她站起來,一步三晃悠的走向房間,她已經把那瓶洋酒喝完了。

  走到衛生間門口,她往里面看了一眼,進了衛生間,然后大聲叫我:“獸醫!過來!”

  我急忙過去:“怎么了?”

  “你拿我的浴巾給貓洗澡了!”她氣勢洶洶問我道。

  “剛才拿著花灑調水溫,不小心灑到浴巾了。”我實話實說。

  “這上面還有毛!你還狡辯!”她怒道。

  浴巾上面果然有狗毛,我不知道怎么會有狗毛,但這真不是我弄上去的,我解釋說:“我沒有用你的浴巾給貓洗澡,我們有自帶的毛巾,每次用完都帶回去洗干凈消毒。”

  “那浴巾上面為什么會有毛?”她大聲打斷我的話。

  “我說了我們有專用的毛巾!你是不是找茬的!”我也發了火。

  “你敢兇我?好,我馬上投訴你。”她推開我出了衛生間,拿起沙發上的手機給店里打電話,“你們上門的獸醫,什么服務態度?把我的浴巾給貓擦身體,還死不承認,居然敢罵我。”

  我聽見電話那頭我們老板一個勁地道歉說對不起。

  完了,我回去又要被罵了。

  打完了電話,她進了房間拿出錢包,從錢包里掏出一沓零錢厭煩的甩在我身上:“拿去!”

  她的眼里,我連條狗都不如。我看著那些錢一張張的飄散,就像我支離破碎廉價的自尊,散了一地。我的火氣噌的冒起來,我走上去,一巴掌狠狠扇她臉上,一聲清脆的巨響,打得我手都震得發疼。

  她愣了一下,才回過神來,爆發了:“你敢打我!我從小到大沒人打過我!我打死你!”

  想不到她直接就和我動手,拿起茶桌上的酒瓶子就砸過來。

  我心驚,卻沒閃過,酒瓶子重重砸在我胸口,女人瘋起來真可怕,她沖上來,一巴掌還給我,幸好我眼疾手快,抓住了她的手臂,她想要掙脫。我死死抓住另一只手,兩人扭在一起,我順勢一壓,把她壓到沙發上,整個人睡在了她身上。

  她憋紅了臉:“放開我!”

  “我放你大爺!你他媽的被男人甩了喝醉把氣撒我身上!”我罵道。

  她兩手被我抓著,嘴巴靠上來咬了我手掌一口。

  我疼得啊的叫了一聲,手掌一道深深的牙印,血從牙印滲出來,這疼痛也激起了我更大的怒火。

  賤女人,敢咬我,我也朝她手臂咬了下去,她見狀把手臂挪開,頭一轉過來嘴巴卻和我的嘴巴貼到了一起。

  門鈴突然響了起來。

  這下子兩人都靜下來了,我不動了,她也不鬧了,臉色全變了。

  然后有開鎖的聲音。

  門開了,五六個阿姨進來了,看著我兩。

  她對先進來的阿姨說道:“媽,你怎么來了?”

  “你是不是和文浩吵架了?你們都要結婚了,怎么還鬧分手?這是…”那個阿姨好奇的看著我。

  那群阿姨都看著我。

  “寵物店的獸醫,我讓他過來給文浩的貓洗澡。”她跟阿姨們解釋。

  然后彎腰撿起地上散落的錢給我,輕聲對我說,“馬上走,現在。”

  我的大腦基本還處于空白狀態,心臟怦怦直跳,哦了一聲,拿錢放進口袋。

  她媽把幾個阿姨帶進家里,幾個阿姨嘖嘖贊嘆房子氣派漂亮,沒人懷疑我兩。

  我出了門口換鞋,聽到她媽哎呀一聲問她:“你的臉怎么回事?是不是文浩打你了?”

  “婷婷,他打你了?”七大姑八大姨圍上去了。

  我帶上門,做賊一樣的溜了…

  她會不會報警抓我?一路上我都在想這個問題。

  我摸著腦袋的疙瘩,看著手上的牙印,這個女人,絕不是那種吃了虧就會打斷牙齒往肚子里吞的人。

  我應該感謝那堆嘰嘰喳喳的阿姨,不然她不會輕易放我走。

  可我又怕她日后會使用別的方法報復我,她家那么有錢,要整我這樣的窮屌絲,那再容易不過。

  回到了寵物店,沒想到卻從花姐口中得知我被老板辭退了,理由是我又被客戶投訴,這個月被投訴次數已經達到了五次。看她那張幸喋喋不休讓人厭惡的嘴唇上下翻動的罵我,我真想上去扇她一嘴巴,然后再日她嘴巴一千遍。

  我從寵物店換了衣服出來,坐在路邊臺階上,耳朵嗡嗡作響,汽車引擎聲,人群說話聲,讓我的耳朵變成了一鍋粘粥。我又失業了,剛剛抓住的一根稻草也抓不到。我對這座城市充滿了恐懼,看著倚靠著蛇皮袋子,打著撲克的農民工,我感到他們比我幸福得多,他們有同伴,他們可以共同抵御外面的風浪和危險,而我只能單獨作戰;我的委屈無人知曉,我的眼淚只能流進肚子里。

  我有一種想哭的感覺。我不知道自己以后的生活是什么,能否在這座城市生存下去;如果不能生存,我該怎么辦。

  父親身染重疾,母親腿腳不靈便,都不能干重活。這樣的家庭,怎么能離開我?可是,我如果不在城里打工,又怎么能夠還清家里借款?掙錢給父親看病?我守在家中,日子又怎么能夠好起來?

  坐了不知道有多久,我站起來朝寵物店吐了口口水,你大爺的,有一天老子有錢了把錢甩你臉上拍死你!

  或許,我只是在自我心理安慰罷了。

  來到了馬路對面的廣場,那里有一對對依偎呢喃的戀人,有歡笑地小孩,有悠閑散步的老人,這是一副標準的城市生活場景,這是一副標準的城市生活場景,然而,卻不屬于我。廣場的兩邊是一家家飯店,我看到飯店門口,穿著白大褂身體肥胖的廚師在顛著炒瓢,火焰映紅了他們一張張熱汗涔涔的臉;桌子四周坐滿了食客,他們歡聲笑語,觥籌交錯,幸福在臉上蕩漾,然而,這一切還不屬于我。我像一塊石頭,被扔在了這座城市里,無人問津,無人理睬。

  買了一份牛肉面帶回了出租房。

  出租房位于城中村的貧民窟里,黑乎乎的小巷子,單間加一個衛生間,一個小小的破窗,冬冷夏熱,沒有空調,打開在大學里淘來的二手筆記本電腦,一邊吃牛肉面一邊上人才網找工作。

  投遞了幾分簡歷后,在主頁面點開公務員考試網,下載了個公務員職位表,看著看著,見女子監獄系統竟然有個職位,性別招收是男,我一看就笑了,我操,女子監獄居然招收男管教,有意思的是,專業還必須是心理學。

  我一笑置之,看起了其他崗位。

  看累后,點開新聞,看了幾個掃黃的新聞。

  眼前突然一亮,女子監獄可全是女人,那么多人,難道就沒有美女?我這種沒背景沒錢沒路子沒能力的農村屌絲,想要出人頭地,太難了,那些奮斗發財娶女神的神話故事,也不太可能發生在我的身上,還不如去女子監獄試試,而且也是個公務員身份。

  我一陣竊喜,很激動的直接報考女子監獄系統的職位,那時候腦子燒熱了,忘記了有潛規則這么一出。

  接下來的日子,一邊找工作就一邊看書準備考試,上天不降大任于我也,照樣苦我心志,勞我筋骨,餓我體膚。這段日子下來,不僅是筆試考掛了,連工作也沒找到。

  筆試成績是第四,進入面試的是前三,靠。

  他媽的不帶這么玩人的啊,而且是第三名的成績比我高了一分而已,就他媽的一分啊!我差點沒背過氣。

  沒想到過了幾天后,峰回路轉,得到通知,本來考試沒進面試,但是考第一的那人說是作弊,我成績是第四,往前順延,進了面試。

  我害怕自己聽錯,打開電腦我再仔細看看,真的是進了面試,我幸福得幾乎要暈過去,

  面試那天,我穿上西裝皮鞋,心里好緊張,沒有一點高興的盼頭。我應聘過至少二十家公司,但大多都被拒絕了,拒絕的原因各種各樣。

  下午兩點出門了。

  到了面試地點,我是最后一個。我前面那哥們,從面試的辦公室一出來,就嗷的一聲哭了出來,估計是考砸了,搞得我心惶惶的。

  輪到了我,進了辦公室,坐著有面試官五個人,全是女的,而在窗口還有一個一席黑色衣服背影高挑靚麗的女人,估計是她們領導,背對著我看著窗外。

  面試官幾個人都一言不發,用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我,直到盯得我發毛,然后告訴我說是在考驗我臨危不懼的心理狀態。當時哪會知道她們是在考驗我,她們就這么一動不動面無表情看了我將近十分鐘,話也不問,我除了向她們問好,也不知道該做自我介紹好或者說什么好。

  我從緊張被看到了迷茫,從迷茫被看到了抓狂,從抓狂被看到了差點休克,直到我覺得快頂不住想問她們我該做什么時,一個女的開口了:“張小帆,你的簡歷上沒有寫任何的工作經歷,你還沒有工作過嗎?”

  我臉紅道:“畢業后在一家寵物店做了一段時間。”

  她用一種冷冰冰的眼神凝視著我,孤傲而冷酷,還夾雜著怨恨。

  我不知道如何去形容這個狗血的事,那個女人居然是面試官,而且好像位置挺重要的,我腦袋直接空白一片,直到面試結束出來外面,我還沒過神。

  除了她們問我的心理學專業有點優勢之外,關于她們問起我監獄的事,我全都不知,而且還有那個女人,她看我的眼神那么冷酷,一定還是很恨我,怎么可能會讓我進去。

  又走到了那個廣場,坐在廣場上抽煙,我的心跌入了深淵之中,感覺自己的人像掉進了大海中。

  這就是城市的天空,白色的路燈光和五顏六色的霓虹燈光將夜空點綴得美麗嫵媚;這就是繁華的都市,一幢幢高樓大廈鱗次櫛比,交映生輝。大樓里那一扇扇亮燈的窗口里,此刻,正在上演一場場溫馨的家庭情景劇:妻子做好了一桌熱氣騰騰香味撲鼻的飯菜,等著丈夫回來;或者丈夫擁著妻子,深陷進沙發中看電視……

  他們出生在這座城市,他們從小衣食無憂,他們的身上總有花不完的零錢,他們不用替父母勞動,他們憑較低的分數就可以考進大學,他們在大學里戀愛,他們畢業后又回到這座熟悉的城市,他們花很少的錢就能享受到單位的福利分房,他們結婚,他們生育,而他們的孩子又接著享受這座城市提供的各種權力和優厚待遇……

  我出生在偏遠的農村,我小時候總是吃不飽穿不暖,我每天要跑幾十里山路去上學,我回家后還要幫父母干農活,我的家庭很窮,我上學就意味著姐姐必須輟學,家里供不起兩個孩子讀書,我拼命讀書,終于考上了大學,然而我在大學里除了埋頭讀書再什么都不會,我的家鄉沒有少年宮沒有藝術班沒有夏令營,我在大學里做家教打短工,好不容易有一個女孩子看上我這個來自農村的窮學生,終于大學畢業了,她卻又離開了我。

  畢業了,我要么回到貧困的家鄉,要么就留在城市打工,我在寵物店努力工作,每天任勞任怨超負荷勞動,卻不敢生病,一場病會讓我的存款蕩然無存,我在這座城市享受不到任何福利待遇,因為我沒有這座城市的戶口,因為我的名字叫打工仔。

  此刻,當你在高樓大廈里與妻子呢喃私語時,和你同樣上過大學的我在火車站廣場忍饑受寒。而這一切,都因為你出生在城市,我出生在農村。

  人生最大的不平等,就是出生的不平等。

  帶著冰冷的心,疲憊的軀體,回到出租房,打開電腦,繼續找工作,哪怕全世界放棄了我,盡管,全世界從來沒需要過我,但我也不能放棄我自己。

  翻著網頁,手機響了,一個陌生的號碼。

  接了后,一個冷冰冰的女人問道:“是張小帆嗎?”

  “是啊,請問你是誰?”

  “女子監獄的,你被錄取了!”

  我還沒反應過來,對方扣掉了電話。

  恨之入骨,張小帆會如何報復那個女人?

  女子監獄,張小帆為何會被這里錄用?

  神秘女子,她究竟是誰能錄取張小帆?

 

  關注微信公眾號【狂看書坊】即可繼續閱讀,還有更多好文等你“翻牌”!

狂看書坊
發表評論

醫療健康

  • 資訊
  • 內科
  • 婦科
  • 外科
  • 男科